<table id="mtsuz"></table>

<table id="mtsuz"></table>
  • <table id="mtsuz"><ruby id="mtsuz"></ruby></table>

  • 歡迎訪問廣州安德信幕墻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安全運營  德行天下  信譽至上
      全國統一免費服務熱線:4006-020-561
    行業動態
    廣州玻璃之城:一紙新規讓玻璃之城不再脆弱
    發布時間:2017-12-29 14:24 來源:未知 點擊數量:

    徜徉在廣州街頭,舉目四望,玻璃幕墻比比皆是。玻璃幕墻令城市光鮮靚麗,孰不知,問題幕墻卻暗藏安全隱患,猶如高掛空中的定時炸彈,不知何時就會引爆。

    《廣州市建筑玻璃幕墻管理辦法》已經2017年5月4日市政府第15屆11次常務會議審議通過,自2017年7月1日起施行。

    早在2016年《廣州市建筑玻璃幕墻管理辦法》(征求稿)擬定時,從事幕墻維保行業多年的王文歡便被邀請,參與修訂。6月2日,《廣州市建筑玻璃幕墻管理辦法》被廣州市政府辦公廳正式印發,聽聞此消息的王文歡第一反應是:“我們有人管了!”

    在王文歡看來,《辦法》出臺最大的作用,是將玻璃幕墻維保之重要迫切性拉入到普羅大眾眼中,保養維護不得當,玻璃幕墻也將成高懸頭頂的殺人利刃。

    玻璃幕墻事故繁多曾造成一死一傷

    與民用建筑不同,玻璃幕墻主要被安設在市中心人流密集場所,在寫字樓、購物城、醫院等公共場所你皆能輕而易舉看見玻璃幕墻的身影。然而正因人流密集,一旦玻璃幕墻發生爆裂則危及行人的生命安全。

    2016年6月28日,深圳平安國際金融中心幕墻施工中4平米鋼化玻璃突然自爆,致4人受傷。最嚴重的當屬北京朝陽大悅城,2014年12月2日,在大風中整片脫落的玻璃幕墻,將兩位恰好路過的行人砸中造成一死一傷。玻璃幕墻在國內屢屢出事,據業內人士透露媒體報道僅僅是冰山一角,就在廣州某醫院,一名病患家屬便不慎被玻璃幕墻所砸,手臂被砸傷。

    正因在人流密集的公共場所,玻璃幕墻出事后的結果不堪設想,《辦法》中就明確規定,禁止在住宅、中小學校、養老院、醫院等建筑的“二層以上”采用玻璃幕墻。

    “早從規劃設計時,新醫院大樓就明確不使用玻璃幕墻。” 廣醫一院基建處廖先生坦言,在玻璃幕墻方面,廣醫一院頗有先見之明。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以下簡稱廣醫一院),6月份已在荔灣開始動工建設全新呼吸中心,外立面不使用任何一片玻璃幕墻,全部使用普通幕墻,從玻璃幕墻改裝普通幕墻,實是廣醫一院因為玻璃幕墻屢出事吃了太多的“苦”。

    2009年,廣醫一院新建了大樓,外立面全部鋪設玻璃幕墻,總面積達15000平米的玻璃幕墻將33層高的大樓包裹,遠處看去頗有氣勢。然而或許是因建設周期短、使用不當等原因,玻璃幕墻遠遠沒有看上去的那么“美”。下雨天,玻璃會滲水、漏水,病人開窗戶,兩邊的拉桿構件還會在使用過程中脫落。然而若說上述缺點都可以克服的話,玻璃自爆卻是讓整個院區頗為頭疼一事,在廣醫一院找到專業維保企業之前,整幢樓在一年內會自爆將近10塊玻璃,回憶從前,廖先生直搖頭:“之前有一塊玻璃在27層處自爆,基建處都是門外漢,只能自己拿著錘子砸,最后是施工單位找了兩個蜘蛛人才把爆裂后的玻璃換下。”

    據介紹,廣醫一院的新大樓每天平均人流量便達4000至5000人次,玻璃幕墻問題就像高舉在頭頂上方的定時炸彈,對人安全問題威脅極大,正因此,廖先生等人十分欣喜《辦法》的正式出臺,“玻璃幕墻在使用中出現很多問題,才會有《辦法》出臺。”

    五年七爆的太古匯并非孤例

    2014年11月22日,太古匯曾下起了玻璃雨太古匯寫字樓的高層玻璃幕墻,在8分鐘內甚至兩度爆裂,玻璃碎砸中十多輛?繕窍碌能囕v,其中有6輛車的擋風玻璃、天窗和后玻璃被砸出一個大窟窿。損毀最嚴重的是一輛綠色出租車,后玻璃被砸得粉碎,后座女乘客滿身玻璃碎粒,被嚇得臉色鐵青,語無倫次。從2011年9月太古匯開業以來,集購物中心、寫字樓、酒店于一體的太古匯雖定位高端,但其玻璃幕墻卻屢出問題,短短五年間已發生至少7次媒體有報道的爆玻璃事件。太古匯的玻璃為何易爆?據玻璃業內人士透露,理論而言玻璃生產工藝不過關,玻璃內雜質越多玻璃越容易自爆,“太古匯玻璃自爆之所以受人矚目,主要因為太古匯的位置正處體育西路商圈,來往行人眾多,其他大樓的玻璃也發生過自爆事件,只是關注度沒這么高。”

    據中國建材研究總院中央研究院包亦望教授介紹,玻璃幕墻最致命的是兩類風險,一類為玻璃脫落,另一類便為玻璃自爆,然而最可怕的地方在于,玻璃自爆為鋼化玻璃固有頑疾,自爆率在千分之三即屬正常,因此玻璃自爆在業內更被稱作“玻璃癌癥”。太古匯的玻璃幕墻面積共計十多萬平米,若按千分之三測算則近300平米的玻璃自爆尚在正常范圍內,然而太古匯的玻璃生產工藝還是有待商榷,“像是經常使用的夾膠玻璃即使自爆也不會墜落,但是太古匯的玻璃幕墻一爆就掉。”

    《辦法》的第七條中有規定,凡是公眾聚集場所或幕墻玻璃自爆、墜落發生頻率較高的建筑,區住房建設行政主管部門都應當對其開展監督抽查,“太古匯算是一個典型,而且自爆問題比較嚴重,既是公共建筑,又建在路邊來往車流人流均較多。”

    廣州檢測中心刑工程師解讀道,除此之外按照辦法的第七條,作為商業中心又是臨街建筑的太古匯,應在幕墻下方設置緩沖帶綠化帶、裙房等緩沖區域或者采用挑檐、頂棚等防護設施。

    然而若要從根本上解決太古匯再下玻璃雨,則須對太古匯每塊玻璃進行自爆檢測,將有問題的玻璃一一更換,這項關鍵工作往往因財力消耗巨大而被迫中止。

    玻璃維保價格高昂企業偷步

    堵住了設計和安裝環節,并不意味著玻璃幕墻就安全無憂了。

    5月23日晚,羊城晚報記者跟隨廣州安德信幕墻的工作人員,現場體驗了玻璃檢測維保工作。足有42層樓高的高德置地春廣場寫字樓,工作人員腳踩從頂樓緩緩降落的懸空擦窗機,手持自爆檢測儀對每塊玻璃仔仔細細橫向掃描。檢測時間從晚上10點半一直到第二天凌晨5點半,5個人需要耗費8個這樣的夜晚才能把寫字樓外立面兩千平米的玻璃幕墻全部檢測完畢。

    玻璃幕墻維保時間多選擇在凌晨時分進行,可最低限度打擾場所出入人群,正因此,一塊玻璃檢測所耗費的人力與時間成本無疑巨大,市場價單是玻璃自爆檢測,所需支付的金額便在一平方米40元左右。2000平方的面積單單自爆檢測便需要8萬元,如若將整幢樓十幾萬平方的玻璃幕墻全部檢測完,則起碼耗費數十萬,歷經數月才可完成。然而檢測只是第一步,將檢測有自爆風險的玻璃進行更換的成本,則一平米從數千元乃至數萬元不等。

    高昂的成本,使不少業主望而卻步。對此,廣州安德信幕墻有限公司總經理許曙光深有感觸:“最常見到的就是玻璃壞了、掉下來了才會找我們維保企業對玻璃修理更換。”玻璃幕墻不像電梯行業,有強制的維保要求,動輒數萬、數十萬的玻璃維保費用使得許多大廈業主產生僥幸心理。

    玻璃維,F狀出了事才想起

    “在國外,只要玻璃幕墻有風險會砸到人,企業即使傾家蕩產也要控制。反觀中國的業主,他們覺得玻璃掉下去的概率小,砸到人的概率更小,即使砸到了賠一兩萬也沒關系,等玻璃真的掉下去了再說。”中國建材研究總院中央研究院包亦望曾受中央委托專門研制出一套玻璃自爆檢測儀器,儀器面世已有六、七年,然而應者寥寥,“找我進行檢測的只有兩種情況,一種是在國內的外國企業,它們寧愿花錢先進行檢測,防患于未然,另一種是玻璃已經壞了砸到人,要來進行玻璃檢測判明原因。”

    在從事幕墻維保行業多年的許曙光看來,企業對玻璃幕墻維護的不熱衷也有企業自身的無奈,“不少機關、企業的寫字樓要維護都需要專項經費,但因之前玻璃幕墻并未立法,又沒有與之相關的獨立經費,不少單位根本沒辦法申請這筆的資金。”然而從7月份開始,沒有專項經費的煩惱或許能煙消云散,“建筑玻璃幕墻保修期滿后的安全性鑒定、維修更換等相關支出,可以按照有關規定使用物業專項維修資金。”該條例被明確寫入《辦法》之中。

    在2011年成立的安德信幕墻專做玻璃幕墻維保,然而時至今日與安德信簽訂全委托維保的大樓業主不過10家,對比起廣州數以萬計的玻璃幕墻樓棟,許曙光直言這個比例不過千分之幾,“我們就像外科醫生,玻璃幕墻生了病或爆或掉,業主才想起讓我們去看看,換一塊新的玻璃幕墻就完事。”

    玻璃維保亂象——正規軍打不過游擊隊

    位于黃埔大道的某幢建筑曾發生“驚魂一刻”,高層的一整塊玻璃完全脫落,此時玻璃下方恰好有四位行人路過,所幸高速墜落的玻璃剛剛好掉落在了四個行人的中間空隙處。出事后的大廈物管慌忙找到了安德信,在對玻璃檢測時,檢測師傅也不禁嚇出了一身冷汗,原來問題玻璃用肉眼看與普通玻璃無異,然而用設備檢測卻發現,對玻璃起固定作用的結構膠,卻被換成了只密封不受力的聚硫膠,“隱框幕墻沒有承重的鋁合金外框,它完全依靠結構膠將成百上千的玻璃粘結在鋁型材框架上。”包亦望講道,正因此國家已禁止全隱框幕墻的建設,然而這并不妨礙曾經的施工隊使用聚硫膠進行粘貼,在剛完工時聚硫膠尚可以假亂真,然而后期聚硫膠在陽光照射下會加速老化,玻璃不受力粘貼最終脫離墻體,從高空墜落至地底。

    像類似因施工不過關致使玻璃幕墻出問題的情況,許曙光已遇太多:“許多建筑公司的資質混亂,玻璃幕墻看似簡單實則對技術要求極高,只能說太多不專業的人做專業事情。”不僅是玻璃施工就連玻璃日常檢測維保,安德信這樣的正規軍也常常遭到許多不知名施工隊的“伏擊”。

    位于東風路的國際銀行中心曾找到安德信希望進行長期維保,然而尚未簽約卻已有人找上門來,報價比安德信便宜近兩成,然而沒過多久該中心又重新找回安德信,直言曾經的維保單位不專業,玻璃出問題也無法維修。

    高空監管空白將改變

    好比玻璃更換,安德信的報價是一平不低于2000元,可換作“游擊隊”更換玻璃的報價可低至千余元,“他們往往在現場就能立刻做玻璃更換,將普通玻璃用膠水固定在原址,在"游擊隊"手下維保后的玻璃幕墻,危險性比原來的玻璃幕墻還大,不隔音隔熱還更易墜落自爆。”許曙光介紹道。

    事實上,玻璃更換也是項繁瑣的作業,換一塊玻璃起碼需要4至5天的周期,將原址上的破損玻璃清理后,需要按照相應規格去玻璃廠定做雙層中空玻璃,按照原有的規格進行定制生產,生產完成后的靜放冷卻便需一天以上,最后由車輛從廠家運送至樓宇才能進行安裝。

    面對亂象叢生的玻璃維保行業,許曙光也十分無奈,“這個行業不像其他行業,是在高空危險作業,在條文出來以前,監管一直處于真空狀態。”如今《辦法》出臺規定:市住房建設行政主管部門負責統籌、協調、指導本市建筑玻璃幕墻建設、管理與維護的監督管理工作。

    “原先很多人并不認同玻璃幕墻維保理念到現在有人管,還有管理辦法引導,無疑能有效減少公共隱患,使公眾能更加接受幕墻維保理念。”

    《辦法》的出臺,王文歡等人希望民眾能重視玻璃幕墻安危,讓高懸諸人頭頂上的玻璃利刃不再或爆裂、或墜落、或傷人肢體、或奪人性命。

    原文摘自:搜狐媒體平臺,文/圖金羊網記者宋昀瀟、許琛

    特別鳴謝!

    Contact US / 聯系我們
    公司地址:廣州市海珠區新港東路1068號
                中洲中心北塔1706室
    聯 系 人:許先生
    聯系電話:18922269797
    公司傳真:020-84139696
    公司郵箱:adx2011@126.com
    Cooperation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2016 ALLRight Reserved 廣州安德信幕墻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 粵ICP備12030444號
    在线看黄av免费 无码av高清毛片在线看_日本一级特黄大片_日本毛片免费视频观看